二月兰读后感

生活总结解梦网名签名疑惑解答
您的位置:首页 > 读后感 >

二月兰读后感

二月兰读后感
更新时间:2020-11-16
二月兰读后感10篇

  二月兰读后感(一):

  《二月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心胸、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述了一个洋溢着淡淡二月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本文主要经过作者回忆一些与二月兰的人和事,抒发了作者对自我失去的亲人的无限怀念之情,也表达了作者在逆境中笑对人生冷暖,生活中体验悲欢真情的人生感悟。作者用拟人、夸张和摹色手法,描述了二月兰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坚强地开着,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二月兰的一“怒”,紫气冲云霄,一切顺其自然,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没有所谓的悲和喜……然而,移花于情,作者的记忆开始打开。

  天地虽宽,阳光虽普照,作者却依然感到无边的寂寥与凄凉。二月兰的顺其自然,泰然处之的性格,与作者的处境构成鲜明的比较。花倒是能笑对春风,而作为人呢于是结尾有“我问三十多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二月兰,她也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又是作者对二月兰这一形象的提炼,到达了顶峰。在生命的逆境中,身边的事物慢慢消逝,亲人的离去,导致作者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思考: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织难辨。文章以二月兰贯穿全文,反复描述二月兰,强化了感情,表现了二月兰在逆境中巍然屹立,一切顺其自然,遇事泰然处之的品质和寄托了作者的梦想人格和提醒人们体验悲欢离合的人生境界。

  读完此篇,我沉思了很久。对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青年,情绪大起大落,应对人生的跌宕起伏更是虚弱得像一根墙头草,没有毅力,没有梦想,甚至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我们为何就不能像作者笔下的二月兰一样,不管外界如何,我们都活出自我的个性,用坚强的意志笑对人生起伏。而当我们在社会的逆境中无法逆流之上的时候,我们能够回到家,去寻找一份温情,去修补自我脱落的羽翼,待一切都准备就绪时,我们就能够像二月兰一样,一怒冲霄汉,实现自我的人生梦想。

  二月兰读后感(二):

  二月兰,是燕园里再平淡无奇可是的小花,却也是陪伴季老几十载的老友。然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一样,时光流转,花还是那样的开,人却是月月年年都不一样了。季老说,花本是无情之物,只可是是人有情,却偏偏要安在花的身上。人说“泪眼望花花不语”,而这花若是真的说话了,岂不是吓坏了人?

  我敬慕季老,一位真正的国学大师。无论治学还是自身修为,都深深令人折服。当年惊闻季老去时,我长叹“老一辈的大师逐渐远去,新一代的人才也未见层出不穷”。时至今日,仍扼腕深有此叹!

  季老的文章,平和,质朴,打动人心。人如其文,他必然也是这样一位谦和的老人。他只可是是经过燕园里的二月兰记录了一些生活琐事,却让我看到了他坎坷的几十年,以往的悲苦,如今的凄然。当初是时运不济,如今是晚年萧条。他由一个“不可接触者”变成了“极可接触者”,本是可喜,但至亲远去,又极可悲。如今他心中无悲,无欢,仅有凄然。

  读了这篇《二月兰》,我竟有些释然。季老字里行间流露的从容深深打动了我,我明白自我是想成为像他这样这样可敬可佩的人。我深爱这样静谧平和的文字,可如今却时时怀着一颗功利的心去看不喜欢的书。我违背了自我的内心,却认为是与现实的抗争。

  这篇《二月兰》,是一位平凡老人回望岁月时的絮语。过去多么激荡的情绪,到此刻只是像涓涓的溪水,缓缓流进读者的心田。我明白自我不需要对这样一位老人报以同情,即便是晚年萧然;他看淡了世事,坦然了自我,早已不为外界的人事所动。他的一篇文,便足以掀起我内心冻结许久的波澜,像一阵春风,吹醒了我心中的湖水。如今我唯一能做的,便是感激,即使他走后许久,他的文字还能予我以启迪。

  二月兰读后感(三):

  《二月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心胸、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述了一个洋溢着淡淡二月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二月兰,这种平凡却又不平凡的野花儿,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纵浪大化中,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在《二月兰》中,先生以巧妙自然之笔将自我的每个人生经历和二月兰结合,让悲的`更悲,让欢的更欢,同时又借二月兰的不经意的“笑”证明了自我应对世事变迁的态度。融情于物,给《二月兰》营造了一种飘逸悠远的氛围。恰如先生在回忆昔日的团圆之乐时所描绘的:“当年老祖还活着的时候,她往往拿一把小铲,带一个黑书包,到成片的二月兰旁青草丛里去搜挖荠菜。只要看到她的身影在二月兰的紫雾里晃动,我就明白在午餐或晚餐的桌上必然弥漫着荠菜馄吨的清香。当宛如还活着的时候,她每次回家,只要二月兰开花,她离开时,总穿过左手是二月兰的紫雾,右手是湖畔垂柳的绿烟,匆匆走去。”先生将对亲人的浓浓的依恋之情化在飘渺的二月兰花雾中,显得自然而优美、缠绵。并且,先生在表现思亲之情时,善于从生活中捕捉细节,然后缓缓道出,语言从容,平静。

  而整篇文章真正撼动人心灵的是先生独立不屈的人格。十年浩劫给先生所带来的巨大的身心折磨,先生用三言两语带过,而将一番翻涌的心绪赋予二月兰:在“被打得鼻青脸肿”时,看“二月兰依然开放,怡然自得,笑对春风,好象在嘲笑我”。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先生在二月兰身上找到了坚持。多年以后,当先生又再应对声名虽在,亲人离散的孤寂时,“泪眼问花花不语”,内心里悲欢难辩,但在看到二月兰“仿佛发了狂,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的力量,必须要把花开便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时,老骥扶枥,但千里之志仍要伸的勇气不知不觉中就蔓延开来了。在二月兰的花丛中,我们能够看到先生的人生写照: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

  先生的《二月兰》,已经能够理解,这篇文章发掘的是特殊年代给季先生带来莫大安慰的亲情,我所以第一次被季先生的描述感动。

  二月兰读后感(四):

  《二月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心胸、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述了一个洋溢着淡淡二月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本文主要透过作者回忆一些与二月兰的人和事,抒发了作者对自我失去的亲人的无限怀念之情,也表达了作者在逆境中笑对人生冷暖,生活中体验悲欢真情的人生感悟。作者用拟人、夸张和摹色手法,描述了二月兰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坚强地开着,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二月兰的一“怒”,紫气冲云霄,一切顺其自然,就应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没有所谓的悲和喜……然而,移花于情,作者的记忆开始打开。

  天地虽宽,阳光虽普照,作者却依然感到无边的寂寥与凄凉。二月兰的顺其自然,泰然处之的性格,与作者的处境构成鲜明的比较。花倒是能笑对春风,而作为人呢?于是结尾有“我问三十多年来亲眼目睹我这些悲欢离合的二月兰,她也沉默不语,兀自万朵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又是作者对二月兰这一形象的提炼,到达了顶峰。在性命的逆境中,身边的事物慢慢消逝,亲人的离去,导致作者对人生悲欢离合的思考: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织难辨。文章以二月兰贯穿全文,反复描述二月兰,强化了感情,表现了二月兰在逆境中巍然屹立,一切顺其自然,遇事泰然处之的品质和寄托了作者的梦想人格和提醒人们体验悲欢离合的人生境界。

  读完此篇,我沉思了很久。对于咱们这个时代的青年,情绪大起大落,应对人生的跌宕起伏更是虚弱得像一根墙头草,没有毅力,没有梦想,甚至随波逐流,人云亦云。咱们为何就不能像作者笔下的二月兰一样,不管外界如何,咱们都活出自我的个性,用坚强的意志笑对人生起伏。而当咱们在社会的逆境中无法逆流之上的时候,咱们能够回到家,去寻找一份温情,去修补自我脱落的羽翼,待一切都准备就绪时,咱们就能够像二月兰一样,一怒冲霄汉,实现自我的人生梦想。

  写到此,不仅仅又让我想到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话:“咱们每一个人都就应像树一样成长,即使咱们此刻什么都不是,可是只要你有树的种子,即使被人踩到泥土中间,你依然能够吸收泥土的养分,自我成长起来。”而那颗能够长起来的种子,它必须也具备了二月兰遇事泰然处之,在逆境中笑对春风的品质!

  二月兰读后感(五):

  始读季羡林的《二月兰》,我被季老笔下的二月兰深深地震撼了。在文中,季老极尽赞美之能事,对二月兰的长势,进行了倾情渲染:“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了。”“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仿佛发了狂,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的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

  这那是花中的“灰姑娘”,这分明是花中之魁,花中之伟丈夫!

  古人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季老在耄耋之年,对“我的二月兰”的爱怜和情结,源于对婶婶“老祖”和女儿“婉如”逝去的追忆和思念,源于对家庭以往的祥和、温馨的不再,源于“十年浩劫”,“是非颠倒,人妖难分”“虽处人世,实为异类”“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非人摧残。

  季羡林是誉满世界的学术泰斗,他对中印佛教史独到的研究,对世事、人生的参悟,在《二月兰》里得到了印证: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可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我无所谓什么悲与喜”“天运转动,否极泰来”。

  作者借用东坡的词,和二月兰花开花落自然之理,托物言志,咏物抒怀,袒露了自我的人生态度,字里行间充满了深沉的哲理和禅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凡事顺其自然,遇事不为它动,处之泰然。[由Www.QunZou.Com整理]

  写到那里,我不禁想起了庄子,想到了鲍鹏山的《庄子: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

  鲍鹏山在《庄子: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一文里,分析了庄子思想构成的原因,提出了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不妨学学庄子的主张。

  庄子生活的时代是个战乱频仍的时代。人世间的种种荒唐和罪恶让庄子无所适从,亦无可奈何,他感到极度的痛苦、愤怒和绝望,所以,他以极端的荒唐、怪诞、孤傲、偏激的个性来对待人事。可是,庄子的精神世界又是矛盾的,他心肠很热,对人世,人类无法释怀,不能忘情,现实和人性的冲撞与无奈,迫使庄子选择了彻底否定现实,和现实彻底决裂的人生态度——出世。

  《秋水》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千岁矣。王中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庄子拒绝为官治国,顺其自然,逍遥终生,在战国时期,不失为一种修身养性,洁身自好的出路;在今日,当我们个体生活、事业遇阻,深感无路可走的时候,庄子的做法的确不失为一种调节心理的好方法。

  可是,应当指出的是,“出世”,只能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决不能成为我们时代的主流,我们需要的还是进取进取的“入世”精神,否则,国运难以昌盛,小康难以实现。

  二月兰冲天紫气的描述,是季羡林坎坷人生的写照,是季羡林不畏强权,坚持自我,无私无畏人格魅力的写照。

  愿二月兰的精神,光照人间。

  二月兰读后感(六):

  托物言志,咏物抒怀,历来都是文人墨客写文、歌诗、填词惯用的手法。在那里,“物”作为载体,寄寓着仕途维艰之人的激愤和无奈;寄寓着热血慷慨之士的雄心和抱复;寄寓着跋涉异乡之子的惆怅和辛酸,还寄寓着愤世嫉俗者的逍遥和洒脱……

  而对花草的歌咏,尤其是对“梅”“兰”“菊”“竹”的歌咏,千百年来,古人给我们留下的名言佳句,更是浩如烟海。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是唐·林和靖《山园小梅》对梅花的赞颂,寄寓着他乐居小园,“不须檀板黄金樽”的志趣;

  “春晖开禁苑,淑景媚兰场。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是唐·李世民《芳兰》对兰草的歌咏,抒发了他志得意满的情怀;

  “铁骨霜姿有傲衷,不逢彭泽志徒雄。夭桃枉自多含妒,争奈黄花耐晚风”是清·秋瑾《菊》中的赞叹,展现了她不媚世俗,无惧黑恶的气节;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是清·郑板桥《竹石》中对竹的咏叹,鲜明了他孤傲、耿介的处世观。

  翻开唐诗、宋词、元曲,随处可见对“梅”“兰”“菊”“竹”特质的品评,随处可见对“荷”“松”“牡丹”“枫叶”风骨的描述,可是,对花中的“灰姑娘”“二月兰”的讴歌,或许是孤陋寡闻,我却没有找到一首。

  初识二月兰,还是读了季羡林的《二月兰》之后。

  始读季羡林的《二月兰》,我被季老笔下的二月兰深深地震撼了。在文中,季老极尽赞美之能事,对二月兰的长势,进行了倾情渲染:“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了.”“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仿佛发了狂,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的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

  这那是花中的“灰姑娘”,这分明是花中之魁,花中之伟丈夫!

  古人说:“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季老在耄耋之年,对“我的二月兰”的爱怜和情结,源于对婶婶“老祖”和女儿“婉如”逝去的追忆和思念,源于对家庭以往的祥和、温馨的不再,源于“十年浩劫”,“是非颠倒,人妖难分”“虽处人世,实为异类”“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非人摧残。

  季羡林是誉满世界的学术泰斗,他对中印佛教史独到的研究,对世事、人生的参悟,在《二月兰》里得到了印证: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可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我无所谓什么悲与喜”“天运转动,否极泰来”。

  作者借用东坡的词,和二月兰花开花落自然之理,托物言志,咏物抒怀,袒露了自我的人生态度,字里行间充满了深沉的哲理和禅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凡事顺其自然,遇事不为它动,处之泰然。

  二月兰读后感(七):

  《二月兰》是季羡林先生的托物寄情之作。先生以他豁朗明达的心胸、平朴简约的文笔,给读者讲述了一个洋溢着淡淡二月兰花香的人生历程故事。

  二月兰,这种平凡却又不平凡的野花儿,随着春风的召唤,兀自淋漓尽致的怒放,紫气直冲云霄。它纵浪大化中,不管世事变迁如何,一如既往地在春风招摇中笑对人世沉浮。在《二月兰》中,先生以巧妙自然之笔将自我的每个人生经历和二月兰结合,让悲的更悲,让欢的更欢,同时又借二月兰的不经意的“笑”证明了自我应对世事变迁的态度。融情于物,给《二月兰》营造了一种飘逸悠远的氛围。恰如先生在回忆昔日的团圆之乐时所描绘的:“当年老祖还活着的时候,她往往拿一把小铲,带一个黑书包,到成片的二月兰旁青草丛里去搜挖荠菜。只要看到她的身影在二月兰的紫雾里晃动,我就明白在午餐或晚餐的桌上必然弥漫着荠菜馄吨的清香。当宛如还活着的时候,她每次回家,只要二月兰开花,她离开时,总穿过左手是二月兰的紫雾,右手是湖畔垂柳的绿烟,匆匆走去。”先生将对亲人的浓浓的依恋之情化在飘渺的二月兰花雾中,显得自然而优美、缠绵。并且,先生在表现思亲之情时,善于从生活中捕捉细节,然后缓缓道出,语言从容,平静。

  而整篇文章真正撼动人心灵的是先生独立不屈的人格。十年浩劫给先生所带来的巨大的身心折磨,先生用三言两语带过,而将一番翻涌的心绪赋予二月兰:在“被打得鼻青脸肿”时,

  看“二月兰依然开放,怡然自得,笑对春风,好象在嘲笑我”。物犹如此,人何以堪先生在二月兰身上找到了坚持。多年以后,当先生又再应对声名虽在,亲人离散的孤寂时,“泪眼问花花不语”,内心里悲欢难辩,但在看到二月兰“仿佛发了狂,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的力量,必须要把花开便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时,老骥扶枥,但千里之志仍要伸的勇气不知不觉中就蔓延开来了。在二月兰的花丛中,我们能够看到先生的人生写照: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

  二月兰读后感(八):

  最近很忙碌,我慢慢地开始有些厌倦生活。于是我走进图书馆,慢慢把心沉静下来,拿起最心爱的散文,突然想起教师说的散文有“形散神不散”的精髓,我就找了一篇季羡林的《二月兰》,无心的翻阅却使我找到了生活的凉茶,我喝着,品着,二月兰的芬芳竟然让我重新看到了一线生活的曙光。

  在说这篇文章之前,我得说文章的作者。

  这篇文章选自季羡林的《怀旧集》,作于1993年。季羡林是一位国学大师,曾被看作是“老生派”散文的代表之一。

  二月兰已经看过一遍了,怎样说呢,这本书在读的时候,总感觉情绪有点糟糕,甚至会有愤怒,正因这个故事的整个背景就是一片灰暗的;苗教师笔下的这个槐花镇的中学,校长、教务处主任、政教主任、普通的公办教师和代课教师,这么些个人物,几乎就没有一个好人,每个人都是自私自利,贪婪妒忌、内心阴暗、习于算计,还有那些学生,那已经完全超出所谓的青春叛逆所能形容的了,欲望、肆无忌惮、无所不为,尤其是学生的这些描述,会让我不自觉的想要反驳和辩解,大概是同样从小镇里长大的90后的缘故;我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镇子,到底该是怎样样的一副情景。

  很多描述过去那些个年代的书,看完之后,都会给人一种用心或反思,尽管有很多的苦难,有很多的黑暗,可是必须必须也会有用心向上的正能量在与之对抗,就算是正不胜邪!!

  而苗教师的《二月兰》确实是让我感觉极端化了、夸张化了。

  二月兰读后感(九):

  转眼,不知怎样一来,整个燕园竟成了二月兰的天下。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花形和颜色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如果仅有一两棵,在百花丛中,决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是它却以多胜,每到春天,和风一吹拂,便绽开了小花;最初仅有一朵,两朵,几朵。可是一转眼,在一夜间,就能变成百朵,千朵,万朵。大有凌驾百花之上的势头了。

  我在燕园里已经住了四十多年。最初我并没有异常注意到这种小花。直到前年,也许正是二月兰开花的大年,我蓦地发现,从我住的楼旁小土山开始,走遍了全园,眼光所到之处,无不有二月兰在。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是一团紫气,间以白雾,小花开得淋漓尽致,气势非凡,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我在迷离恍惚中,忽然发现二月兰爬上了树,有的已经爬上了树顶,有的正在努力攀登,连喘气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我这一惊可真不小:莫非二月兰真成了精了吗再定睛一看,原先是二月兰丛中的一些藤萝,也正在开着花,花的颜色同二月兰一模一样,所差的就仅仅只缺少那一团白雾。我实在觉得我这个幻觉十分趣味。带着清醒的意识,我仔细观察起来:除了花形之外,颜色真是一般无二。反正我明白了这是两种植物,心里有了底,然而再一转眼,我仍然看到二月兰往枝头爬。这是真的呢还是幻觉一由它去吧。

  自从意识到二月兰存在以后,一些同二月兰有联系的回忆立即涌上心头。原先很少想到的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此刻想到了;原先认为十分平常的琐事,此刻显得十分不平常了。我一下子清晰地意识到,原先这种十分平凡的野花竟在我的生命中占有这样重要的地位。我自我也有点吃惊了。

  我回忆的丝缕是从楼旁的小土山开始的。这一座小土山,最初毫无惊人之处,只可是二三米高,上头长满了野草。当年歪风狂吹时,每次"打扫卫生",全楼住的人都被召唤出来拔草,不是"绿化",而是"黄化"。我每次都在心中暗恨这小山野草之多。之后不知由于什么原因,把山堆高了一两米。这样一来,山就颇有一点山势了。东头的苍松,西头的翠柏,都仿佛恢复了青春,一年四季,郁郁葱葱。中间一棵榆树,从树龄来看,只能算是松柏的曾孙,然而也枝干繁茂,高枝直刺入蔚蓝的晴空。

  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注意到小山上的二月兰。这种野花开花大概也有大年小年之别的。碰到小年,只在小山前后稀疏地开上那么几片。遇到大年,则山前山后开成大片。二月兰仿佛发了狂。我们常讲什么什么花"怒放",这个"怒"字用得真是无比地奇妙。二月兰一"怒",仿佛从土地深处吸来一股原始力量,必须要把花开遍大千世界,紫气直冲云霄,连宇宙都仿佛变成紫色的了。

  东坡的词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可是花们好像是没有什么悲欢离合。应当开时,它们就开;该消失时,它们就消失。它们是"纵浪大化中",一切顺其自然,自我无所谓什么悲与喜。我的二月兰就是这个样貌。

  二月兰读后感(十):

  二月兰,是一种随处可见的小花,是如此的平凡。而《二月兰》一文的作者──季羡林老先生却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他认为,二月兰虽然渺小,但它的精神是十分可贵的。它每次开花时以多胜,宅旁、篱下、林中、山头、土坡、湖边,只要是有空隙的地方,都是它的地盘。它在盛开时,气势非凡;它在凋谢时,无声无息。它的生死都有其自然规律,没有眷恋生,也没有厌恶死。二月兰的精神是多么值得我们人类学习呀!我们人类过于贪婪,为什么就不能像二月兰这样超然、豁达呢?我们应当坚持着淡然的心态呀!

  季老先生的人生历程也很坎坷。他先是失去了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然后是在十年浩劫中,被打成“反革命”,成了“不可接触者”。而二月兰兀自怒放,笑对春风,紫气直冲霄汉。二月兰给了季老先生许多勇气和动力。

  二月兰亲眼目睹了季老先生的一生。世事沧桑,于它如浮云。我们人类就是要学习二月兰的这种精神──以不变应万变,用平常的心态去看待生活。